当前位置:首页电视剧资讯

《隐秘的角落》后又来一部悬疑佳作!求国产片导演好好学学他们吧

来源:木瓜电影网

前两天肉叔跟王阿姨谈天,他就一句话:

就《隐秘的角落》的审美,一半的国产剧和国产片导演都没脸再说自己是导演了

话糙理不糙。

咱不说精准使用的种种配景“阴”乐,你就看画面吧,心旷神怡至极。

这一幕,完善致敬今敏先生的《未麻的部屋》,资深点的影迷秒懂朱向阳的逆境感。

这一幕,红灯映衬的海浪犹如血海,一如张东升刚刚升腾起的杀心。

这一幕,一个极其稳固的平衡构图中,血红色的光影下,朱向阳亲眼眼见着自己先生在杀人。

一句话:

不仅有审美,而且导演的审美,精准地匹配到了情绪点,成为剧情的某种加分项。

喜欢么?

喜欢的话,尚有一部国产片,同样是“作者影戏”,也同样,画面充满了作者的小我私人审美。

来,先浏览海报——

灰烬重生

开场,一桩命案现场。

90年月末的小城,人声鼎沸的剧院。

一柄尖锐无比的锐器,毫无阻滞地从死后,切断了死者的喉管。

除此之外,警方在现场一无所获。

希奇的是,死者眷属在现场认尸的反映也不太对劲。

妻子,愣了片晌后,哆嗦着转身。

儿子是继子,神情主要中似乎又带着某种镇静,连忙去慰藉母亲。

没有恸哭,没有撕心裂肺。

怎么说,似乎有点……过于清静?

直觉告诉刑警陈维坤(聂远 饰),一定有问题。

没费什么时光,就查出来这家人果真不正常。

死者生前性情急躁,隔三差五毫无由头就对妻子和继子拳打脚踢。

继子徐峰不平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毫无疑问,徐峰嫌疑最大。

陈维坤盘问徐峰:是不是你干的?

斩钉截铁回覆:不是。

但眉角间,似乎有一丝自得。

他一定跟命案有什么关连。

但问题是,最有杀人念头的徐峰,偏偏却有充实的不在场证据:

案发其时,他正在家里看书。

巧了,小城的另一边,也发生一桩命案。

鲜有人至的北湖,一名死者头部被锐器击中致死。

没有任何反抗痕迹。

凶手下手快狠稳。

而最有嫌疑的人,是王栋(罗晋 饰)。

王栋暗恋的女人萱慧,被杜国金(黄觉 饰)强奸了。

他想教训下杜国金,可人家直接一沓钱和一只避孕套怼在他脸上,就一句话:

知道人类为什么要发现它么?

为了自由。

钱,避孕套。

财富,性。

一个是男子追求的上线,一个是男子必须保住的底线。

从上到下,尊严被击成破损。

杜国金是官二代,衣食无忧。

而王栋,拼命念书考上研究生,还未必能搏出前途。

找上门时有多嚣张的王栋,此时现在致歉就有多卑微——

没有杜国金给的这笔钱,萱慧也就没措施堕胎。

接着一张张把在地上零落的纸币捡了起来。

到底怎么才气把萱慧抢回来?

一个念头在萌生——

杀了杜国金。

是无意么?

没有人知道,两起案件有一丝一缕的联系。

徐峰是20岁的钢铁工人。

本该是一生中最绚烂光耀的年岁,然而随着继父的家暴,清静的表象被打破,家庭背后情绪的残缺和心理的压制最先让他透不外气。

一天,他在家里看着从地摊上买回来的二手书《复生》,门敲响了。

晚去开门那么一小会儿,继父直接起源盖脸给了他一巴掌,“睡着了不是?”

母亲赶忙拉架,却成了马旭东转移发泄暴力的工具,一拳又一拳往死里打。

徐峰红了眼,抄起榔头就要拼命,却被碎酒瓶头子抵住了喉咙。

这个家,距离“爆炸”,只差一根导火索。

徐峰回屋,眼光投向了那本《复生》。

扉页上,有上一位前主人留的话:

玛丝洛娃为什么会爱上聂赫留朵夫?

前主人是谁?

王栋。

《灰烬重生》的故事被拆分成了两条线,一条是10年前,一条是10年后。

两条线碎片般交织在一起。

肉叔先不剧透,我们来看一眼《灰烬重生》里构想巧妙的细节描绘吧。

10年后的王栋跟萱慧舞蹈,镜头随着他们的脚步移动。

在舞步纷飞中,拖鞋变了,镜头摇上去,抱着萱慧舞蹈的人酿成了杜国金。

而王栋恰似局外人一样站在远处,木然注视着。

一个镜头,区分现实和理想,清静外表下依然是对已故情敌的无法释怀,和午夜梦回的恐慌。

更不用说这些色彩浓郁,一张张抽出来都能当影戏桌面的画面了。

此处应有可是——

导演的作用不应该是摄影师啊,影戏的影像是流动的啊!

《灰烬重生》的影像气焰气焰,你单拎出来看,我靠厉害啊。

遗憾的是,它没有像《隐秘的角落》一样平常更有妄想心地更进一步。

这么说吧,你想象一下,你童年的炎天是什么颜色的?

浓绿,明黄对差池?

肉叔印象中童年的炎天,就是烈日下的树影斑斑。

你再看《隐秘的角落》。

你看,它已经悄悄把画面过滤到只剩你影象中的那些颜色了。

前两天肉叔看制片人卢静的专访:

辛爽是对画面要求极其严酷的导演,快把美术先生“逼死”了。我们主色调早就定好了,代表色就是明黄色……普普的衣服,包罗每一场的主要道具或者一个工具,都市泛起明黄色的。

然后片子里会泛起正绿色、正蓝色、正红色、正黄色。我小我私人臆测导演的用意,是他以为很是清洁和简朴的颜色是小朋侪天下的颜色,不会泛起粉色、紫色、橘色这种中性污浊的颜色。(@界面新闻)

而小朋侪眼中不会有的颜色是什么?

血红。

以是你才会以为突兀,并因此感受到攻击。

照旧文章刚最先的谁人画面,朱向阳眼见张东升杀人,你看这个画面诡异不诡异:

三角构图,原本稳固至极。

可导演坚持要用极端不稳固的闪灼红光,而且坚持要放一把椅子打破原本稳固的画面平衡。

为什么?

陪衬某种动荡感,制造某种即将摔倒时失衡的危急感。

更更主要的是,再仔细看一眼这个画面。

朱向阳半身背影,远处是高台上的张东升拖动遗体。

像什么?

像你在课堂看到的视角,只能看到前面同砚的半身背影,和远处台上的先生——

说破吧,像是朱向阳在学习,在向他的先生学习怎样……

杀人。

这才是这个画面,最最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。

也就是说:

导演小我私人的视听语言审美,不仅与我们通俗观众的审美所契合,而且牢牢焊接在故事的叙事轨迹上。

对肉叔而言,这种影像气焰气焰上的突出,才是行之有用的。

否则,就像《灰烬重生》的这段镜头。

10年后,徐峰再次泛起,作为医生的王栋给他拍片。

进门,画面调成冷清的暗绿。

反打,画面给到暧昧的暖红。

是,肉叔认可很美。

但一来我没法信托医院里有这么希奇的超现实的光(而冷库里拉断电闸后应急灯的红色则否则)。

二来,前后相连的两个镜头,画面情绪反差云云重大而不统一,至少我小我私人是想不通,这俩人到底是相互倾轧呢,照旧在搞暧昧。

肉叔感受就像是想玩气焰气焰,但只玩出了死板的制式,而没玩出似乎的延展。

就像同样是重头戏的两个凶手墓地对话,作为全片矛盾激化和情绪释放的最热潮。

是,血红色的光可以制造和渲染主要气氛,可整个画面随处都是一模一样、险些没有条理的红光,不以为塑料感太重了么……

更主要的是,这些影像气焰气焰,跟叙事轨迹并没有什么联系。

着实肉叔说到这,你们也猜到了,徐峰和王栋无非是交流杀人嘛——

我杀你对头时,你去忙此外以制造不在场证实。你杀我对头时我如法炮制。

这么说吧,肉叔看了或许二十来分钟猜到后,接下来的每分钟,都在等谜底。恐怖的是,整个故事极其可预见,每一分钟都没超出预想。

作为悬疑片,你好歹有点儿推理的历程吧。

但剧中有些情节的推进可以说是莫名其妙,还没最先推理就已经给出谜底了。

就好比说警员陈维坤这个角色:十年前他凭一个戴口罩的身影嫌疑王栋是杀人凶手,十年后再见到戴口罩的王栋时,职业敏感让他连忙警铃大作,心生嫌疑。

茫茫人海仅凭口罩这个特征就能找到嫌疑犯,你是AI智慧眼照旧电子狗呢?

再好比,两个被警员嫌疑的交流杀人工具,晤面丝绝不遮掩,居然还跑到人流麋集的酒吧碰面,还正正好好就被尾随前来的警员陈维坤给发现了。

靠“巧合”推进的故事,自己就没什么曲折余地和富厚伸张,那一幕幕莫名其妙的气焰气焰化镜头,就不仅不是加分项,反而成了加重叙事断裂感的减分项。

就像是凌驾在通俗观众审美之上的某种不自知。

最后,多说两句。

国产文艺片,似乎陷入一种名为“气焰气焰化”的误区。

《白昼焰火》爆了,嗷嗷学刁亦男的霓虹光。

《路边野餐》爆了,嗷嗷学毕赣的不稳固光源。

但,刁亦男且不说会起劲把霓虹光设置为可信光源,好比摩托车灯。相反CT室一会炸绿一会炸红就很难让人迅速接受。

然后,再去想怎么把光源设置为人物心田的外化写照。

而不是愣整。

毕赣同样,只有在梦乡中才会让灯泡闪灼,陪衬梦乡的不稳固感。

而不是愣整。

照旧那句话:

他们并没有让自己奇异的审美,凌驾在通俗观众不行以明确的审美之上。然后,再让气焰气焰,去为故事服务。

若是欠勤学。

那不如老忠实实地,讲好本该讲的故事。

返回顶部